当前位置:

元旦长假回来,天气特别冷,北风呼啸着。

 

培智七年二班第一节是我的语文课,到课室一看,有一半的学生还没到,只有寥寥的五个同学——两个脑瘫、一个自闭症、一个智障生、一个学习障碍生。顿时,泄了气,原计划所上的内容只能搁置了,这课该怎么上呀?

 

彷徨时,小彬在呼唤我,我走近他,他艰难地吐出几个词,“老师——老师——我——去了——香港”。由于他是脑瘫儿,语言发育上有障碍,发音模糊不清,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能听懂他的话。这句断断续续、支离破碎的话让我灵光一闪:对呀,让他们说说、写写元旦假期的活动,不就是一节语言表达训练课吗?

 

于是,我回过身在黑板写上“快乐的元旦”五个大字,跟着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在元旦假期在顺德长鹿农庄玩机动游戏的快乐与疯狂。同时,在黑板上明确讲述的要数:时间、地点、人物、事情。折翅天使们听得津津有味,随着我的描述而激动万分。这时,我话锋一转,让他们也讲一讲自己在元旦假期快乐的活动,课堂化作早春清晨的丛林,虽然寒气犹在,但是一群争春的活泼可爱的小鸟吱吱喳喳地呼唤着:“老师,我来,老师我来,老师我来……”

 

小彬虽然表述不清,为了报答他给我的灵感,我还是让他先讲,且从旁引导他,

 

“你是哪一天去香港的?”

 

“前天”

 

“和谁一起去呢?”

 

“爸——妈——弟弟妹妹——”

 

“香港是东方之珠,漂亮极啦!是到海洋公园吗?”

 

“迪士尼——”

 

“那说说你玩了什么。”

 

“坐——火车——看——表演——”

 

我问他答,每次的回答他都从牙缝里吃力地挤出每一个字或词,似乎要耗尽自己的全身力量,我有点于心不忍了,但是从他通红通红的脸蛋透出的兴奋,我能体会到他完全沉浸在回忆所带来的幸福和快乐中。

 

小杰突然站起来,或许被小彬的情绪感染了,离开座位手舞足蹈。我走近拉住他问:

 

“小杰,你元旦去了哪里玩?”

 

他没有回答,双手按住脑袋,视线停留在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轻拍他的肩鼓励着说:

 

“上黑板写出来,好吗?”

 

我知道他书写不赖。果然,他快步走向黑板,拿起粉笔,跟着我列出的要点写道:“元旦”、“我”、“四姑姐”、“长隆欢乐世界”。写完,放下粉笔,又蹦蹦跳跳走下来。我追问他:

 

“小杰,你在长隆欢乐世界看到了什么?”

 

他一转身,抓起粉笔,在黑板上迅速写道:“大象表演”。接着离开黑板,双手合十,俯身左摇右摆,宛如一头小象得意洋洋晃动着鼻子。学生们看着他那憨厚可掬的样子,哈哈大笑,寒气被笑声震撼着,欢乐的分子弥漫在课室的每个角落……

 

小振、小萍他们一个轻度智障生、一个学习障碍生,他们的表述较为清晰,一个说与家人回了家乡,吃地道的客家肉丸;另一个说与家人包饺子,打火锅。一个说家乡的肉丸爽口美味,一个说自家的饺子皮薄馅香,你说你的美味,我说我的香甜,互相显摆着自家的美食,企图从味觉炫耀出自己假期的快乐。

 

坐在一边的脑瘫学生小昭一边听着,一边直咽口水。显然,小振与小萍的争论成功刺激到他的味觉。我问他:

 

“小昭,你在假期是不是也吃了许多好吃的东西?”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我,停了几秒,我从另一个突破口突入:

 

“有好玩的东西?”

 

他点了点头,使劲地张开嘴,脸上的肌肉抖动着,尽力形成一个嘴形:

 

“上——上——上Q——”

 

“了不起,小昭上Q啦!”

 

“我也会、我也会、我——我——”,小鸟们又歌唱起来。

 

“小昭,你的QQ号能告诉大家吗?”

 

他又点了点头。

 

“来,上黑板写出来。”

 

小昭走近黑板,用变形的手指夹住粉笔,慢慢地、一笔一笔地刻出:“xxxxxx”。

 

“我也写我的,我也写,我,我,我——”

 

课堂彻底沸腾起来,寒气被驱散得一干二净,折翅天使们的脸上开出了一朵朵粉红粉红的、洋溢着快乐光彩的桃花……

 

欢乐地氛围、愉悦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下课了,我打开教室门,寒风袭面而来,但我一点都不觉得冷,因为课上那春天般的温暖还在,我思潮起伏,记得今年五月,我参加了在湖南湘潭举办的全国培智教育新课程研讨会,会上周德茂、许家成等专家提出要培养学生享受生活,过上“幸福生活”,语文课要让学生学会欣赏等等观点,当时,我听完后心里嘀咕起来:“专家,专家,专门骗大家,培智学生学会生活已经‘难于上青天’,还说什么享受幸福生活,学会欣赏,那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专家们那会体会到一线教师之苦啊!”

 

这节课下来,我被学生的欢乐深深震撼着,天使们的一张张笑脸,不就是专家们所提倡的,教师们所祈求的东西吗?

 

冬天已到,春天不会远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