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新课程改革正在普通中小学中如火如荼地开展。作为一名特殊教育学校的少先队辅导员,在开展少先队活动的过程中,我也作了大胆的尝试。新课程改革强调学生在体验、探究活动中学习。体验探究活动是指在教育过程中,开展符合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具有情境性与教育性的实践活动,使学生在亲身实践中把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转化为自身的行为习惯,从而提高全面素质。

我校以往的少先队活动,以说理灌输为核心,过多地强调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在少先队教育中常常会听到这样的对话:“你知道这样做不对吗?”“知道。”“那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吗?”“应该……”“这句话你已经重复过很多遍了,既然知道,为什么隔两天老毛病又犯了呢?”实际上,这是忽视了学生的情感、体验等心理过程,过分强调对观点的记忆、背诵、模仿的结果。这样的教育有意无意地扼杀了学生的直觉、童心和思辨性,师生都感到枯燥乏味,且学生的参与性差,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基于以上考虑,本学年我把体验探究性活动引入到少先队活动中,通过开展符合聋哑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的具有少年儿童情趣和时代气息的实践活动,帮助学生从家庭生活、学校生活、社会生活和大自然等各个方面去体验生活,获得最真切的感受,明白更深刻的道理,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学会生活中最常用的本领,从而提高自己的全面素质。

一、探讨性体验活动的实践

这种形式是指在少先队活动中,让学生围绕一定的认知中心进行探究、讨论,以完成明辨是非,道德内化的过程。这是少先队活动课中最能普遍应用的一种方式。

我校有两个培智班,培智班的学生在生活自理方面存在很大的困难,于是学校号召聋哑班的孩子像大哥哥大姐姐一样去帮助他们。对此,一部分学生意见很大,不愿意主动去帮助他们,有时甚至欺负培智班的学生。针对这种情况,我组织全体队员召开了一次队会,让学生讨论:“假如他是你的家人,你会怎么做?假如你和他一样,你希望周围的人怎样对你?当你遇到困难里,你希望身边的人怎样做?”在讨论的过程中,我没有对任何一个同学以往的做法提出自己的意见,只是鼓励他们说出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几乎每一个队员都诚恳地谈了自己的看法。有一学生说自己的弟弟就是一个智障儿童,每当发现邻居看不起弟弟、捉弄弟弟时,他就很生气,以后他会像对待弟弟一样去对待这些同学。这位同学的发言激起了“千层浪”:一部分学生举了更多的自己遇到的或听到的事例;一部分学生说自己也有类似的经历,被别人看不起时,心里很难受;还有一部分学生对自己以往的做法提出了自我批评。他们在讨论的过程中体验了他人处在困境时的内心感受,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勇敢地面对自己的不足。这种认知过程产生的结论很容易获得学生的认同,进而指导他们今后的思想和行动。因此,体验探究是外因转化为内因的一个动力因素。这次队会之后,我欣喜地发现孩子们似乎一下子长大了不少,助人为乐的事情在校园里越来越多了,有的学生甚至主动报名参与了“一帮一”活动。

二、活动性体验实践

活动性体验探究是指在少先队活动中,让学生参与各种活动,从实践活动中完成道德内化的过程。习惯的形成过程与道德内化之间是一种直觉效应,好比你刚学骑自行车,无论通过什么书籍指导,都不如上车去实践,在跌跌撞撞中掌握和熟练,而根本不必理会什么技巧,这一切在实践活动中,已形成直觉效应。活动旨在突出主体地位,可进行追随体验,换位体验和模拟体验等形式,帮助学生去寻找一种岗位,扮演一种角色,获得一种感受,明白一种道理,养成一种品质,学会一种本事。

我校许多家长觉得愧对孩子,于是过度地迁就、宠爱孩子,加上语言的缺失使这些孩子在认知上产生了误区如:不懂得体谅父母、不懂得珍惜他人的劳动成果、性格固执、唯我独尊、行为随心所欲……针对这些现象,我引导学生试着在不同的生活环境中去体验:(1)积极取得家长的支持,让学生利用假期在家庭生活中体验。例如,当一天爸爸或当一天妈妈,体验打扫房间、买菜、做饭、洗衣服、照顾爷爷奶奶、邻里沟通、参与一项农活或跟着父母上一天班,让学生实实在在地体验父母工作的辛苦;(2)在学校生活中体验。例如,当一天值周老师,组织两操、维持秩序、检查就寝、调解学生之间的矛盾;当一天炊事员,帮助炊事员生炉子、炒菜、做饭、给学生打饭打菜、打扫食堂卫生;(3)社会生活体验。例如,当一回交警,每天课间操时让学生轮流做校内“交警”,维持同学们上下楼和到操场上这段距离的秩序;当一回“售货员”,让学生轮流到学校商店里当售货员,摆货物、说明产品用途、收钱找钱、说服拥挤的顾客排队;当一天“解放军战士”,让学生在校门口站一天岗,出入登记、处理突发事件。在这些体验活动中学生不仅体验到了他人工作的不易,而且认识到自己今应该尊重他人、体谅他人,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自觉遵守学校纪律和社会公德。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还将带着学生走进大自然、走进田间地头、走进工厂……通过走,通过看,让学生多接触、多了解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亲自去体验大自然的和谐与神秘、去体验工作时的心情与责任,懂得保护自然环境的重要性、懂得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美好的生活就必须学到真本领,培养学生积极向上、热爱生活、勤劳勇敢的美好情操。

三、浸染性体验活动的实践

情感是道德内化的一种催化剂,少了它,内化无从着力。然而,情感不可能由老师直接送给学生,不可以直接强加于学生的心灵,它具有非物质性、流动性,它只有通过主体去探究行为过程,去体验才能获得,正所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聋哑儿童由于听觉障碍缺乏言语刺激引起的各种情感体验,这就使他们的情感和正常人相比显得单调,缺少程度上的细微差别。对真善美、假丑恶等是非评价标准的认识比较模糊或片面,甚至有错误的理解。因此,在进行浸染性体验活动的过程中,要放弃用大量的语言去感染学生的念头,而应该选择学生容易感知的途径,创设一种无处不在的氛围。

如竞赛和评比能激发学生的兴趣,增强参与意识,体验成功的快乐,增强自信心,让学生觉得“我能行”“我真行”。利用队会和其他课余时间,我把学生按年龄和他们的兴趣爱好分成不同的组,经常开展各种竞赛和评比,如:在低年级开展穿衣服、整理书包、跳绳、踢毽子等比赛;在中高年级开展小制作、表演、棋类、书画等竞赛活动,让每一个学生获得体验的机会。同时,让这种竞争的氛围漫延到学习环境的每一个角落。

再如在爱国主义教育月中,我组织学生观看《小兵张嘎》《江姐》《刘胡兰》等革命历史题材的电影,让学生沉浸在勇敢、正义与善良的“海洋”中。弥漫的炮火、明晃晃的刺刀、凶恶的敌人、顽强的拼搏等画面激起了学生对敌人的仇恨、对榜样的崇拜、对今天幸福生活的珍惜之情。这种方式不需要老师苦口婆心,学生就能情自生、理自现。

四、对抗性体验活动的实践

对抗性体验探究是指在少先队活动中,让学生在矛盾问题的探究中深化认识,在对抗中改变自身认知结构图式,学会分析问题,看待问题,完成道德内化的过程。

用这种方法我也进行了一些尝试,如可以安排一个场景,让学生去扮演他人的角色,完成一定的任务:让一个屡教不改的学生当一回班主任,去教育一位随地乱扔东西的学生,之后让那位学生重复错误,让这位“班主任”再教育。在这位“班主任”教育学生的过程中,可以看出他是很懊恼的,让他体会到了当有人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时的内心感受。之后,他重复同一种错误的频率大大降低,比以前更尊敬老师了。另外,我还用辩论的形式让学生进行了对抗性体验活动,让学生在是非之间争一争、辩一辩。当然在这之前,老师要引导学生找相关的资料,做好充分的准备。在准备的过程中,学生就已接受了一次教育,增强了学生探究生活的能力,在辩论的过程学生逐渐明确观点、分清是非。

在运用以上四种体验探究活动时,我感觉学生参与的兴致极高,效果也较好。当然,这四种活动之间不是孤立的,在运用的过程中它们是可以相互包容,相互促进,相互提高的。辅导员在设计活动之前可以根据学生当时的情况,以一种方式为主,其他方式为辅,尽量把学生的情感激发出来,让学生在活动中体验探究,在体验探究中理解、接纳、成长。

参考文献:

1.周龙兴、宋进喜.体验教育与学习主体的确立.体验

2.全国少工委办公室.用体验教育促进少年儿童少先队活动教育

3.袁建萍.让学生体验成功

    
【上一篇】
【下一篇】